流动性的极度宽松,在不同金融产品之间制造了较大的利差,这有可能改变企业的资产配置习惯。 在流动性极度宽松的情况下,货币基金、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债券产品的收益率大幅下行。 4月8日,我国5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为11年来首次;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5%,为18年来首次。

流动性的极度宽松,在不同金融产品之间制造了较大的利差,这有可能改变企业的资产配置习惯。

在流动性极度宽松的情况下,货币基金、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债券产品的收益率大幅下行。

4月8日,我国5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为11年来首次;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5%,为18年来首次。

理财产品中,3月份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跌破4%;互联网类货币基金中的代表天弘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连续3日低于2%,全市场50%的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低于2%。

银行理财普遍破“4”

“从商品和股票走势来看,避险情绪不是债券利率下行的主要原因。”刚刚履新兴银理财的徐寒飞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债券利率和理财产品收益率大幅下行,主要是因为资金面的整体宽松。

一方面,欧美央行加大QE力度稳定境外流动性,人民币汇率出现企稳回升;另一方面,中国央行继续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超额准备金利率水平,进一步打开了短期利率的下限。

4月6日以来,互联网类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连续3天低于2%,为2013年余额宝成立以来首次。此外全市场一半的货币基金收益率已经低于2%。根据企业预警通APP统计,4月8日681只货币基金中,有390只的7日年化收益率低于2%,占比约50%;7日年化收益率高于3%的仅17只。

银行理财产品的平均收益率跌破4%。普益标准数据显示,3月份共有347家银行发行了7964款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银行增加16家,产品发行量增加1127款。其中,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96%,较上期下降0.05个百分点。

到4月第1周,273家银行共发行了1628款银行理财产品,其中,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94%,较上期减少0.02个百分点。

以各家银行主打的现金管理类产品为例,兴业银行的“现金宝-添利1号”净值型理财产品4月8日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3.3290%,低于本月1日3.3490%。招银理财1月发行的“开鑫宝”4月8日的7日年化收益率3.1664%。

普益标准研究员王伟对记者表示,预计今年货币基金和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会呈现震荡下行走势。市场中短期资金利率大概率处于低位,进而拉低货币基金和银行理财收益率。银行理财产品资产端受到资管新规禁止资金池业务模式、非标资产期限匹配等要求的约束,新发产品难以配置高收益的资产,理财产品收益也会出现下行。

发债成本低于结构性存款利率

4月8日,我国5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5%。这是流动性宽松下的又一图景。

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直被视为中长期资金的定价中枢,多位资金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与市场传闻央行将降低银行存款利率有关,有银行下调了机构活期存款结算利率。

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等表内产品,是近两年居民在固收类产品配置的重点。今年1月,全国个人、公司购买的结构性存款规模增加至10万亿元。

但多家银行表示,今年要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减轻负债端压力。

“央行如果下调存款利率,对于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收益率有一定的拉低作用,但考虑到商业银行负债端竞争仍然激烈,以及受考核因素影响,预计上述主动性负债成本下行的幅度会低于存款基准利率的下调幅度。”徐寒飞说。

他认为,前瞻性看未来一个季度,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可能继续下行。观察流动性指标,除了短期利率绝对水平以外,还可以观察利差的变化,比如7天回购和隔夜回购的利差,R007和DR007的利差等;而利率指标,则可以观察收益率曲线的陡峭程度,不同利率品之间的利差,活跃券与非活跃券的利差等。

在流动性、避险情绪仍在的情况下,应当如何配置资产?

徐寒飞说,目前风险资产价格波动率维持在较高水平,流动性整体宽松,避险情绪和流动性对资产价格的影响仍然偏高,建议配置相当一部分债券和黄金等相关低风险资产,可适度增加股票、商品ETF等风险资产。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全球疫情还没见顶之前,市场在短线缺乏明确的方向,但基本会优于海外市场表现;由于缺乏方向,追逐热点的轮动速度会加快。但此轮的调整未必是坏事,在疫情较早受控及政策支持下,国内资产成为全球范围内波动较小的选择之一,未来国内在制度建设和产业升级的红利将带动价格中枢逐步向上。未来有两个领域值得关注:一是消费行业相关的白马龙头,需求在复工复产后有机会逐步反弹;二是新基建、5G带动的科技产业链。

不过,流动性的极度宽松,在不同金融产品之间制造了较大的利差,这有可能改变企业的资产配置习惯。

“目前,短期企业债券发行利率同银行理财收益率的利差,已经扩大到历史高位。”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在报告中表示,本轮货币政策宽松为债券市场营造了舒适的流动性环境,但疫情冲击对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产生了不良影响。私人部门未来大概率倾向于将资金配置至金融产品,而非实体产业投资上。

“三个月结构性存款能到3.5%,发债可能3%都不用。”一位银行对公人士表示。

例如,根据华泰证券的统计,今年3月AAA房企平均发债利率为3.25%,已低于2015-2016年期间的最低点,大量百强房企3月发债利率也创下历史新低。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